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 天長名人
包拯與天長
作者: 戴之明    發布時間:2014-05-05  瀏覽次數:

包拯與天長-包拯.jpg

包拯與天長-包拯2.jpg

包拯是我國歷史上一位著名的清官。一提起包拯,人們往往尊稱他為“包公”,并馬上就會聯想起戲劇舞臺上那個善于斷案、為民請命的“包青天”形象。宋仁宗景祜(hù)三年(1036),包拯被任為天長知縣,這一年包拯38歲。

包拯嚴于律己,對獻媚取寵、奉承鉆營、巴結權貴的封建官場習氣深惡痛絕。他外放天長知縣時,不向宰相呂夷簡拜別,可算是典型一例。

宋代朱熹在他的《五朝名臣言行錄》里有過精當的記述:“呂許公夷簡聞包拯之才,欲見之。一日待漏院,見班次有包拯名,顏喜,及歸,又問知同居里巷,意以拯欲便于求見。無幾,包拯朝辭,乃就部注一知縣而出,尤奇之……自此擢(zhuó)之”。包拯被任為天長知縣,是他正式進入仕途之始。宰相呂夷簡聽說包拯是個孝子,又頗有才干,很想見見他,同時外放的新官向宰相辭行也是慣例。當時包拯就住在相府附近,呂夷簡認為這是包拯為了便于求見他,就—心等待包拯來拜見。按說新任知縣得到宰相的青睞,正是攀附的好機會,是求之不得的事,殊不知包拯根本不去拜遏他,就直接離京到天長上任去了。在封建社會里,像包拯這樣不奉承巴結權貴者是罕見的,宰相呂夷簡對此大為驚奇,覺得包拯是個人才,決定要重用他。這件事在當時攀附逢迎的官場中被看作是一大奇聞,并被我國宋代儒學大師朱熹記載下來。

包拯對貪官污吏極為痛恨,而對百姓的疾苦卻十分關心。歷史上有不少關于包拯斷案的記述。他任天長知縣時,審理“割牛舌案”就是為民伸冤最為生動的一例。《宋史•包拯傳》記:“知天長縣,有盜割人牛舌者,主來訴。拯曰:‘第歸,殺而鬻(yù)之。’尋后有來告私殺牛者,拯曰:‘何為割牛舌而又告之?’盜驚服”。此事說的是:一個農民發現他家養的牛嘴里流血,仔細一看,原來是牛舌頭被人割掉了,他驚恐地去到衙門告狀。包拯看了狀詞,斷定這件事是這個農民的仇人干的,就對這個農民說:“這牛反正是活不成了,你把它殺了賣肉。”宋代為了發展農業,按當時的法律,私宰耕牛是有罪的。沒多久,果然有人來縣衙告發那個農民私宰耕牛,包拯一聽,勃然大怒,厲聲喝問道:“你干的好事,割了人家的牛舌頭,還來誣告!”這一問好像晴天霹靂,那人驚恐異常,只好低頭認罪。此事很能說明包拯善于斷案,因為割牛舌案是件無頭案,只有原告,沒有被告,缺少線索,而包拯快刀斬亂麻似的破了此案。先是準確判斷,此系“仇割”;接著,令訴者宰牛而賣,引蛇出洞;最后,巧審誣告者,繩之以法。這件事一下子轟動了天長,成了千百年來傳頌不朽的佳話, 后來通過《宋史》的記載,又傳遍全國,并流傳后世。

據明《嘉靖天長縣志》記載,天長人為緬懷包拯,曾在縣城東門外建了一座“二賢祠”,用來紀念包拯和“二十四孝”之一的天長孝子朱壽昌,縣志上還留下了一首頌揚二賢的詩:

花城峨峨誰建祠,二賢風雅后人師。

猶道神宰割牛事,篤孝還憐刺血詩。

后來祠毀,移至本縣儒學文昌宮(今天長中學處)祭祀。20世紀20年代初,在天長縣知事張銘的倡導和主持下,在縣城西北角建了一座頗為時新的公園,公園最后的一部分,即為天長自古以來的名勝殘跡胭脂山。據《皖志述略》一書引天長古縣志記載,胭脂山在古代原為一赭(zhě)土高阜,因陽光照射,山色殷然,故名“胭脂”。包拯任天長知縣時,根據該山的實況將其改名為“紅山”。山上舊有八角亭,四周植桃,繁花盛放,燦爛似錦。前人有詩,詠景抒情,贊頌包拯:

城隅突兀近堪尋,日午芙蓉醉滿林。

一幅丹丘誰書障,百年包令復登臨。

明代成化年間江西新淦(ɡàn)人李鳴盛任天長教諭(yù),在其所作《天長十景》詩中,有“胭脂山”一詩:

       縣治西山卻向東,胭脂燁煜(yè yù)太陽中。

楊妃偃臥臨全境,笑動春風醉臉紅。

全詩描繪了該山沐浴于日光中的嫣紅絢爛的景色,可見包拯把“胭脂山”改名為“紅山”是有其依據的,也可見到包拯的的耿直性格。20世紀80年代天長護國寺建成,在住持僧宗鏡老法師的倡導下,在寺中特辟了一座“二賢堂”,用來續祀二賢。公元1999年是包拯誕生1000年,天長有關人士在護國寺“二賢堂”隆重舉行了包拯事跡報告會,天長人是永遠不會忘記這位包青天的。(選自《愛我天長》)

主辦單位 天長市委宣傳部 皖ICP備:13017952號-2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聯系我們:0550-7771220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技術支持:商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0-777122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千斤顶或更好50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