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 天長名人
狀元戴蘭芬
作者: 戴之明    發布時間:2014-05-05  瀏覽次數:

狀元墓.jpg

戴蘭芬是天長歷史上唯一的狀元,也是皖東地區唯一的狀元。生于清高宗乾隆四十六年(1781),卒于清宣宗道光十三年(1833)。清《同治天長縣志•戴蘭芬傳》記載,戴蘭芬“生而岐疑,穎悟過人”。少懷大志,勤奮攻讀,6歲即能賦詩囑對,14歲補“博士弟子員”(秀才),18歲成“食餼(xì,飼料)試冠軍”(廩‘lǐn,糧倉’生),主考官安徽學政汪廷珍目為“鶴立雞群”。此后,“內稟庭訓,外獲觀摩,涵育薰陶,蔚為偉器”,28歲時于嘉慶戊辰(1808)恩科中了舉人。次年天長(古時天長又稱“三阿”)大水,災情嚴重,慘不忍睹。戴蘭芬以《澤骨行為金岑齋少府作》為題,作詩一首,真實地描述了“三阿城,冢(zhǒnɡ)累累”、“冢中棺破骷髏(kū lóu)徙”、“一片哭聲起”的悲慘情景。此詩后來被收入著名的《清詩鐸》,是戴蘭芬反映社會現實不可多得的一首好詩。戴蘭芬年輕時家庭甚為貧困,僅靠父親設塾為生,他數次進京趕考,一切費用多靠向親友借貸,負債累累。但他含辛茹苦、不折不撓,終于在道光二年壬午(1822年)恩科中了狀元。這一科會試的主考官和坤欲招其為婿,為英和拒絕。按封建科場規矩,他應是戴蘭芬的座師。殿試的大總裁是安徽歙(shè)縣人曹振鏞(yōnɡ),此人為清一代的名臣,當時任武英殿大學士兼軍機大臣,充上書房總師傅,賜太子太傅,賞戴雙眼花翎,準在紫金城內乘轎。對安徽同鄉戴蘭芬考中狀元,這位德高望重的前輩欣喜之余,破格地為戴蘭芬寫了一副對聯:

古來經術無雙,兩漢常留儒者業;

天下人文第一,三江皆有狀元家。

上聯稱贊戴蘭芬漢代的兩位祖先為“無雙”的經學大師,為儒家學術留下了大業;下聯寫戴蘭芬的戴氏一族在浙江、江西、兩江(當時安徽江蘇的合稱)各出過一個狀元,誠可謂是“人文第一”的狀元之家,充分體現了位極人臣的曹振鏞對新科狀元戴蘭芬的器重和所寄寓的厚望。戴蘭芬中狀元后,作《述懷》二首,隨家書呈送父母:

     兩道金鞭響似雷,馬蹄飛過帝城隈(wēi)。

青燈二十年前苦,博得天街走一回。

紫陌紅塵滾作堆,人人爭看狀元來。

書生面目原無異,我到長安已七回。

詩寫得平易樸實,流露的卻是高中后的一片真情。從詩中“青燈二十年前苦”,“我到長安已七回”來看,戴蘭芬是七次進京會試的,這和當年的三年一科以及戴蘭芬從二十多歲考到四十出頭才中狀元又完全是吻合的。在史書和戲劇舞臺上常有新科狀元花馬游街的描述,詩中的“兩道金鞭響似雷,馬蹄飛過帝城隈”、“博得天街走一回”、“人人爭看狀元來”等便是這種場面真實而又生動的寫照。戴蘭芬中狀元后,按慣例授翰林院“修撰”。道光皇帝在乾清宮召見戴蘭芬時,詳細地問及了他的家世,戴蘭芬回答家中十四代均為秀才,使得“天顏甚悅”,加授“國吏館協修,功臣館篡(cuàn)修”。這對戴蘭芬來說可算是身價倍增,因這兩項職稱雖是虛銜,卻享有崇高的榮譽。

戴蘭芬中狀元后,父母受到皇帝的“誥封”。未久母親去世,只父親一人在籍,他寄信給兒子道:“百慮盡消樽有酒,一錢如愛我無兒”。戴蘭芬得詩,即乞假還鄉,把父親接到京城,“朝夕請訓”。未久父親又去世,戴蘭芬扶櫬(chèn,棺材)歸葬,廬墓服喪,讀禮家居。當時兩江總督琦善慕戴蘭芬之名,聘請他到金陵(南京),去作尊經書院講習。金陵是人才濟濟的地方,尊經書院又是全國聞名的書院,琦善聘他去作講習,足見戴蘭芬的學識人品了。道光八年(1828)戴蘭芬47歲時,父喪期滿,隨即受朝廷之命,榮任戊子科福建鄉試主考官。在《閩闈(wéi)即事》詩四首中,戴蘭芬表示:“大邦持鑒君恩重,眼底金針細刮摩”,“列榜原因前數定,論文究欲此心安”,一定要拿出像古代名醫用金針  拔除內障那樣的功夫來對待該科考試,必得做到對考生的每篇文章公正判閱才能使自己心安。該科為朝廷選拔了一批干才,如封疆大吏林鴻年、何冠英、郭柏蔭三位巡撫,“皆其門下士也”。道光十年(1830)戴蘭芬49歲時,“簡放陜甘學政”。學政由皇帝直接任命,因系“欽差”,出任某地時,即與當地的總督(正二品)、巡撫(從二品)平級。戴蘭芬到任伊始,發布“告陜甘諸子示”,著手糾正當地科舉中的不良風氣,使得“士氣為之一振”。

戴蘭芬雖是個文士,但平時極為留意地方和國家的治理大計,時時察看國家利弊,“輒與地方大吏熟商行之”,頗受陜甘總督楊遇春的推重。道光十三年(1833)52歲時轉任侍讀,奉召返京,充文淵閣校理,教習庶吉士,遷翰林院侍讀學士,成了翰林院翰林的教習和皇帝的名譽老師。然而不幸的是在戴蘭芬返京方滿一月,即不幸去世,年僅52歲。《同治天長縣志•戴蘭芬傳》哀惋地寫道,戴蘭芬臨終的這一年三次升官,舊稱“一歲三遷”。而正當朝廷“方期大用之時,卻不幸中年凋謝,士皆惜之,向使天假之年,其文章事業當不止此,惜未竟其施而卒”。翰林院掌院大臣據實上聞,道光皇帝為之哀惜。

戴蘭芬去世后,歸葬天長龍崗西原。生前有《香祖詩集》和《 望湖軒辭賦 》行世,兩江總督文毅公陶澍(shù)為之作序。友人蔣丹林沉痛地寫了一副挽聯,如實地評價了戴蘭芬的一生:

重華第一元,看三錫永恩,天意方期大用;

復命才周月,痛四年視學,臣心未了平生。

此聯甚切戴蘭芬的身世,充分表達了人們對這樣一位才華橫溢的魁星過早辭世的痛惜之情。(選自《愛我天長》)

主辦單位 天長市委宣傳部 皖ICP備:13017952號-2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聯系我們:0550-7771220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技術支持:商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0-777122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千斤顶或更好50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