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 文物古跡
普濟橋邊夢無涯
作者: 閔濟林  信息來源: 選自《愛我天長》  發布時間:2014-05-09  瀏覽次數:

普濟橋邊夢無涯.jpg

古老的銅城鎮從遠古而來,從漢代吳王劉濞(bì)造銅錢的古老傳說中而來。浩茫的蒼穹之下,它像一首古老的歌謠,傳唱著千年的滄桑和歷史的輝煌。而清澈的銅龍河就像一條玉帶輕拂于這座古鎮,她嫻雅寧靜,樹陰照水,兩岸蔥蘢。年少的我經常相約小伙伴,光腚下河,像條快樂的魚兒在銅龍河里游來游去,心曠神怡地傾聽蛙鼓陣陣,鳥鳴啾啾。微風掠過,顫動的水波揉碎了樹木的倒影,我能感覺得到銅龍河水輕柔的撫摸。

有時獨自爬上岸來,把頭枕在岸邊的茵茵草地上,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覺得自己是只快樂的小鳥,追逐藍天上的白云一起飛向遠方……就是這條秀麗的銅龍河,人們可以乘舟過高郵湖,揚帆越大運河,直達長江,但又是這條銅龍河頑皮地阻隔了銅城古鎮的南北交通。

于是河需要橋,如果說河是橋的身軀,那么橋就是河的臂膀,擁抱由此發生,溝通接踵而來,河便是情,橋便是愛,有情終需有愛。一個以挑水為生的凡夫俗子曾省三,卻以一個詩人的情懷, 讀懂了人世間萬事萬物永恒的主題,他捧出一生肩膀上壓出的血汗,帶領善良的人們,開始成全多情的銅龍河,賜給它獨特的普濟橋!尊橋在上,銅龍河從此悄悄地把普濟橋的影子印在心底  ,而普濟橋也欣賞著銅龍河,它俯身而就,傾聽著銅龍河四季的絮語,沐浴著銅龍河醉人的心香……童年的我經常光著腳丫,叭噠叭噠地在雖已傷痕累累卻還有著渡河意義的普濟橋上跑過,親昵地擁抱在日機的轟炸下橋欄上唯一幸存的憨態可掬的小石獅,神秘地撫摸那塊千古絕唱的“橋上橋”浮雕。當我看著父輩們逢年過節都來禮拜普濟橋,祈求賜福的時候,我已經朦朧地意識到,普濟橋在古鎮不是一般的建筑。

一個春暖花開的季節,慈母為我精心縫制了一個小書包,我懷揣嚴父的囑托,蹦跳著沿著彎彎的銅龍河岸,踏著普濟橋的脊梁,走完了三年高小,從此心中的夢想少了幾分幼稚,多了些許感傷:中學的憧憬、文革的喧囂、插隊的迷惘、教書的無奈和建筑行業中的打拼……當我能夠借助這座神奇的橋,曲折地走完一條古老的維揚古道時,我便踏上了成熟的臺階。 正是這座普濟橋 日后給了我許多的睿(ruì)智與靈感,讓我懂得人生何嘗不是一條涓涓的河流,它需要坎坷磨難作橋,才能順暢越過。普濟橋讓我對生命產生許多的遐想、聯想和幻想,以至我離開普濟橋之后仍為心中的夢想一直努力向上。

就這樣,獨特的普濟橋傾聽了近兩個世紀銅龍河的流水低吟。今天,當我懷著眷戀的鄉情,回到闊別二十八年讓我魂牽夢繞的生我養我的千年古鎮,當我愛撫著童年曾給我夢幻無數的普濟橋時,當我憐視著童年曾給我歡樂萬千的銅龍河時,我痛心地發現,夢中的銅龍河、普濟橋早已風情不再,悠韻無存!長年累月的風吹雨打,普濟橋早已淡卻了原來的風貌,即便它們經受住了日月的磨損,也抵抗不了人為的傷害。太平軍曾砍下橋墩上的龍頭龍尾,日寇的飛機曾炸飛欄柱上的石獅,文化大革命曾鑿毀多少美麗的浮雕。這些童年和青年就讓我聽到看到并切齒的野蠻行徑雖已不再,但人為的損害依然在延續,老銅龍河秀麗的身姿早已被污染淤塞,她即將被今天的人們所埋沒……無助的普濟橋繼續帶著心中的裂痕在秋風中倦望,世紀的腳步普濟橋還能踏上多少深深淺淺的足跡?歷史的巨卷普濟橋還能寫下多少轟轟烈烈的篇章?它是否會最終帶著曾省三的綿綿牽掛而一起付之東流?

上一條: 名人與胭脂山 下一條: 天長橋文化賞析
主辦單位 天長市委宣傳部 皖ICP備:13017952號-2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聯系我們:0550-7771220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技術支持:商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0-777122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千斤顶或更好50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