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 文物古跡
胭脂山下圖書樓
作者: 涂福頤  信息來源: 選自《愛我天長》  發布時間:2014-05-09  瀏覽次數:

胭脂山下圖書樓.jpg

包公在天長當縣令時,曾享譽周圍的胭脂山,早已被載入《中國地名大辭典》而聞名遐邇,可是,胭脂山下的圖書館樓也名不虛傳。這座西歐式的兩層樓乃磚木結構古建筑,已陪伴著名山輝映了整整八十個春秋。他便是當代著名作家張賢亮的祖父、曾經留美的學者張銘于天長當縣長時留下的政績——如今仍舊緊依胭脂山背倚面南,橫跨20米,呈古典教堂式。安然凝視,那二層正門的楣額之上鑲嵌一塊白大理石橫匾,從右至左中間鐫刻秦篆“圖書館”三字,上首署壬戌仲秋,下首署張銘并鈐名印。正好,他的建造之年就是中國共產黨誕生之年,今年整整八十壽誕。

天長雖是一個古邑(唐天寶元年建制),文人也雖輩出,然而呈現的古跡不多,古建更是寥若晨星。能夠算得上的是1974年出土的東陽漢墓群和1991年出土的三角圩漢墓群(成為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正因為有一批重現光日的古漢珍品,在上級領導的關注和當地政府的高度重視下,以數百萬元建起了較具規模的“天長博物館”,這真正能夠訴說著天長的古老和驕傲了。那還是老祖宗的遺留,卻因為深埋在地下無人知才得以保護。然而能夠在地上拋頭露面,就古建筑而言,歷經風風雨雨,于今還挺立在天長大地,記述滄桑的就是這幢圖書館樓了。

這幢天長唯一的圖書館樓,盡管他在抗日烽煙中成為日寇的司令部,遭受洗劫;解放戰爭時期,被國民黨軍事機構占據,日趨衰敗,然而他那新穎別致的建筑,曾使群眾耳目為之一新,即便與天長接壤的本省或外省鄰縣也嘆為觀止。如今劫后余生,風度依然。確實,這幢圖書館樓,為培養青年,感召志士,開辟新境,發揮了很大作用。當年曾在這幢樓里默默耕耘過后來成為抗日志士、路東八縣專員的陳舜儀,成為全國倫理學家、華師大黨委書記的周原冰,成為著名畫家、江蘇省美術館館長的徐天敏,成為著名音樂家、《茉莉花》作曲者的何仿,成為著名文史學家、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的許冠三,成為水利專家、國民黨水利部副部長的戴之焌等,無不對圖書館留下深刻的烙印。就連現在的中央電視臺臺長趙化勇,也沒有忘記在就讀城北小學和天長中學時到圖書館借書看書的情景。即或是開放的今天,精彩的時代,那絡繹不絕的兒童、少年、青年、中年、老年,更加感覺到“知識就是力量”、“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的至理名言。因此,圖書館樓,他是文明的象征,知識的體現,精神的展示,思想的導引。無論是古今中外,工農軍商,都離不開——書山尋路,學海問津。為什么美國總統克林頓訪問中國時,一到北京,首先就參觀北京圖書館呢?

時代越進步,圖書館越顯示它的價值。盡管天長這個八十年前建造的圖書館樓,現在只藏書不到三萬冊,容納讀者只數十人。遠遠不能適應現有60萬人口的渴求知識的需要,可他那歷史的功績是無可磨滅的。新的時代,新的發展,新的知識,新的需要,因而亟(jí)待建立的一個新的圖書館——新格局,新思維,新容納,多功能適應型的圖書館樓。

天長圖書館館長姜長和同志,是位能干實干的青年人,他為了新建圖書館樓,不息地奔走,不斷地努力,不棄不餒,不卑不亢。我相信,功夫不負苦心人,當真感動不了上帝嗎?他1997年曾寫信給作家張賢亮同志,這位當年力建天長圖書館樓的張銘縣長之嫡孫便很快回了信,并寄來一大捆自己著作的書和—幅親筆書法,其書法內容為:“文章闡道德,石寶蘊光輝。”下署丁丑秋,張銘后人張賢亮書于寧夏。還附有一張張賢亮與其父、其祖父的合影。這種真摯的感情,也足以說明他對天長圖書館的十分關愛,以至代代相傳。歷經八十春秋的天長圖書館,我因服務于文化工作也與之相伴相親過三十五個年頭,不能說是感情不深的了,于此在中國共產黨八十華誕之際,我也向天長圖書館獻上我的情思:

胭脂山下圖書樓,風雨滄桑八十秋。

與黨同庚一頁史,為民服務萬千歌。

方塘半畝心田鑒,云影天光氣象收。

世紀新開千禧事,天長地久共悠悠。

上一條: 老南門尋夢 下一條: 胭脂山與千秋亭
主辦單位 天長市委宣傳部 皖ICP備:13017952號-2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聯系我們:0550-7771220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技術支持:商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0-777122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千斤顶或更好50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