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 文物古跡
王氏訓詁學家墓葬在天長
作者: 涂福頤  信息來源: 選自《愛我天長》  發布時間:2014-05-09  瀏覽次數:

王氏訓詁學家在清代文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以王念孫、王引之為代表的,他們都是江蘇省高郵市人,死后都安葬在安徽省天長市境內。概況如下:

王永吉,順治進士,官至吏部尚書,經學家。他的墓位于諭興村街東采石廠,天冶公路東50米,其規模宏大,墓前有200米長的神道,文革期間被毀,現所能見到的僅一塊石碑,上有“御制祭文”篆體字樣,祭文保存完好,為順治帝撰寫。碑高2.4米, 寬 1米,厚0.275米,碑上有雕刻盤龍的碑頭,高0.9米,寬1米,厚0.325米。

王安國,雍正進士,官至吏部尚書,經學家。他的墓位于十八集石龍村。墓為高大封土堆,墓前神道數百米,兩側石刻排列有序,神道似籮底磚鋪砌而成。“文化大革命”中墓被毀,現僅存一墓志銘。

王念孫,乾隆進士,官至永定河道,訓詁學家。王引之,嘉慶進士,官至工部尚書,訓詁學家。他們的墓都位于諭興街東隊,天冶 路以東300米處。王引之墓原有一高大封土堆,墓前有神道石刻,文革期間毀挖,出土有四塊墓志銘和男、女尸各一具,現僅存兩塊墓碑,其基建于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兩塊碑高均 2.18米,寬0.89米,   厚0.34米,碑文分別為壯美、秀挺的顏、柳 風格書體。

王氏訓詁學家墓葬在天長1.jpg

 

王念孫、王引之父子是我國清代著名的音韻訓詁學家,他們的著作對研究音韻、文字和訓詁學作出了很大貢獻。

提起獨旗桿王府,高郵城鄉真是家喻戶曉。但一般人只知道王府的主人當過“天官”,卻不知道王府世代書香,比“天官”更流芳百世。遠的不談,即從王安國談起,他是雍正二年進士,官至吏部尚書,字書城,號春圃,謚文肅,畢生深研經籍,專以經學訓子孫,負譽海內。現在所談的高郵王氏父子,便是王安國的兒子王念孫和孫子王引之。

1987年,江蘇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高郵王氏四種叢書《廣雅疏證》、《讀書雜志》、《經義述闡》和《經傳積詞》,分別由中國訓詁學研究會會長徐復先生、副會長趙振鐸先生、許嘉璐先生撰寫了前言,闡明了學術成就和重大作用。龔自珍稱王引之的著作“古今奇作,不可有二”;阮元贊高郵王氏“一家之學,海內無匹”;章太炎則認為“古韻學到了 王念孫,已經基本上分析就緒了,后人可做的只不過是修補工作。”

王氏訓詁學家墓葬在天長2.jpg

1992年,天長三角圩漢墓群出土,高郵分管文化的副縣長朱延慶同志專程來天長參加新聞發布會。因朱縣長是文史學家,著述很豐,他特意去了十八集和諭興,對王氏墓葬十分關心,對其被毀也十分嘆惜。他曾想用高價收買王氏訓詁學的兩塊碑運到高郵樹立,但當政的武忠群縣長怎能答應呢?時光已流去十年了,如今這兩塊碑仍荒棄在那里,看后令人心痛。

今年四月份我去高郵,朱延慶又一次地說,王氏的遺物,埋于地下的在天長,那是很珍貴的,很豐富的;存于地上的在高郵,我們都相應地建起了“王氏紀念館”,已妥為保存了。

還想提及的是,在仁宗手里首先彈劾(hé)和坤的就是王念孫。為李庚蕓平反、伸張正義的  是王引之。他們都是剛正不阿、鐵面無私的高級官吏。

去年,我應天長老年大學之邀為文史班學員上了一課,其內容便是我今天的題目,當我提到天長與高郵的關系時,他們都說,抗日時期,曾成立過“天高辦事處”,我們與高郵的關系很密切,但再遠一些他們就講不上來了。歷史,我們一定要知道,文史我們更要去珍惜,何況是生死相依的關系呢?因此在授完課后我特地寫了一首詩以昭示后人:

王氏訓詁學,天高兩相依。而今授一課,尤免后人遺。

 

上一條: 狀元翰墨今何在 下一條: 老南門尋夢
主辦單位 天長市委宣傳部 皖ICP備:13017952號-2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聯系我們:0550-7771220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技術支持:商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0-777122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千斤顶或更好50手怎么玩